原文請點我

「要描繪未來的10年需要有相當的決斷」。──主唱将悄悄的說著。

5人組成的搖滾樂團「A9」開始啟動。離開了之前十年所屬的事務所已經半年左右。
經過沉默,有不死鳥意思的「Phoenix」是一手象徵再生的曲子,也發表了在8月將會發行迷你專輯「銀河之音」。
然而也宣布了這張專輯的製作是與Fans一同製作的Project「CrowdFunding」。到31為止持續募集著資助者。

通過網路從不特定且多數的人身上募集資金的CrowdFunding分別有四種類型:
不求回報的「捐贈型」、透過Project從中獲得利益拿取紅利的「投資型」、
尋求出資者幫忙出資並利用利息等方式給予一定回報的「融資型」、
給予支持者一些特別的回報,他們有特別的權力可以得到特典的「購入型」。
歐美利用這樣子的方式,將創造出來的點子予以實現並加以活用。
日本從東日本大地震的振興資金募集開始注意到這類的方式。
只是,通常都是使用在電玩界,音樂界還沒有人做過這樣子的事情。
「有些訴求指出利用音樂CD來交換握手券,這是對於音樂產業現狀的疑問」,
因為這樣子的聲音而開始思考後決定導入這樣子的方式。

法國的展示會「日本博覽會」上會介紹日本的音樂、時尚與動畫等等這些流行文化,
美國等也相繼參予,人氣逐漸增加。
X JAPAN與LUNA SEA定義了「視覺系」的這種音樂型態,受到他們影響並誕生的A9等則將其稱之為「新視覺系」,
歐美有販賣「視覺系」專門雜誌的地方。在沒有販賣CD的國家與地區的Fan會很狂熱的在影音平台上觀看並收集情報。
日本有常駐的自國記者,實際上,美國及法國等地發現販賣這種專門音樂的點有增加的傾向。

2012年首次出發前往印尼雅加達與台灣台北,「A9終於從日本來了」感受到了Fan的熱情。
2014年是初次亞洲One Man TOUR。
看見了當地Fan講著日文的姿態「想要送給他們我們所創造出的音樂」帶著這種想法站在了他們的面前。

「創造與製作音樂,是思念」,契約上有各式各樣的條文,把「想要傳遞」的這種心情套上腳鐐。
「在這世界上還有很多我想要傳遞的歌曲,於是原版唱片的權利可以放棄」這是我們的願望,沒有利益牽扯和仔細傾聽。
5人在心中也產生了危機感。「尋求共同點,在哪裡是可以讓我們安穩的依附。在這裡,看不到未來的10年。」於是2014年8月18日,
「積極的決定了,獨立」做出了離開所屬事務所的決定。
在同月的23日,10周年的紀念LIVE上,突然的說出實情,SNS上發表了「停止活動,解散」引起了很大的騷動。

富士急高原樂園針葉樹林(山梨県富士吉田市)在2014年8月23日的公演,察覺到Fan們不安的心情,從開場開始就淚如雨下。
樂團成員們情緒高漲就像是止不住的血一樣──。安可曲演奏了由三章節所構成的,超過12分鐘的大作「GEMINI」,
歌詞裡有著一句「在心底 點燃了無法熄滅的火焰」我想,這就是我用聲音所展現方式。

回想起來「當停下來的時候,同伴們亂哄哄的時候也是有的」。
A9是原曲的發案者,並將曲子完結的這種作業型態,現在是全體成員對於製作的過程都很熟悉且充分了解。
從每年數次的Meeting中培養出很深的信賴,現在是每週一次要與其他人的想法相互碰撞。
在碰撞的時候產生的曲子,到現在為止都還閃耀著不同的光輝。

CrowdFunding想要傳達給大家的是,「想要讓喜歡我們所做的音樂的Fan參與我們的製作」的這種想法。
想要傳達給大家的是音樂──。
然後沒有延遲的向世界發表。雖然想要做的東西沒有什麼資金,但也想要讓大家看到品質優良的東西,於是有了這個可能性的存在。
「過去的經驗裡有與一半的管弦樂團的共同演出,如果可以達到所期望的金額的話,或許就能夠與整個管絃樂團合作了」有著這種期待。

A9所選擇的「購入型」的目標值是500萬日幣。
使用用途有錄音、宣傳用的照片、MV的攝影費等等,官網上會公開所有的費用支出明細,完全透明化。
國內的當然也有,但從韓國、中國還有去舉辦過LIVE的國家都有支持者,俄國、哈薩克、瑞士等有23個國家與地區有著100人以上的贊助,已高過目標。

當作「回歸初衷」的不死鳥的歌詞有著「延續夢想」以及「將先前的結束 繼續下去」的祈願。
「現在還看不到可能性。但作為藝術家,我們有著自己的正義要繼續貫徹下去」眼神帶著光輝的說著。

将、7月5日生。擔任主唱與Guitar・Hiroto、虎。Bass・Saga。Drum・Nao在2004前組成搖滾樂團「愛麗絲九號(Alice Nine)」。
2011年1月樂團初次在日本武道館公演。
世界上約有150個國家與地區放送的NHK音樂節目「J-MELLO」得到了人氣排行的第三名,在國內外都擁有Fan。


【神奈川新聞】

全站熱搜

LUNA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