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,該相信什麼。 

這世界其實殘破不全。
 
 
「她不是人,她是天使。」
這句話讓我笑了好久,好久。
 
阿肯學長大概是這部戲裡面最最純真的一個角色吧。
 
「如果說我要去死,你也要跟著來嗎」
「好阿(燦爛笑)」
 
無時無刻都愛著筱柔,
想盡一切辦法知道筱柔,
在當兵的時候想念著筱柔,
雖然用著很漫畫式的告白又被很漫畫式的方式打槍,
但是看著在軍中寫的信給筱柔時,
微笑著看著,電話中有說有笑,
我想,
即使沒有在一起,
阿肯學長也是用了另一個方式進駐到了筱柔的心中吧。
 
感覺好像下站的花拓也。
 
 
阿丁在劇中也算是個幸福的角色吧。
單純天真,像顆太陽,
只可惜這太陽沒有辦法穿透浩遠的黑暗。
 
地震過後,
揭曉了阿丁的身世背景。
沒有很複雜,
只是父親跟別的女人跑了,
母親又與另外有家世男人搞了。
 
也難怪看到筱柔跟吳老師相擁的時候,
她會如此氣憤的大吼。
 
看到她對著將來的繼父吼著,「我沒有忘記妳偷看我洗澡」
讓我想到了下站的慕澄,和愛的發聲練習的小貓。
同樣都是備受傷害的人,母親與孩子都是。
期待著溫暖,期待著依賴,
於是選擇了忽略眼前的事情,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,
以委屈求全的方式,扭曲了自己也扭曲了自己的孩子。
慕澄的小阿姨在慕澄選擇站出來的時候,
沒有幫助她,因為她怕失去一切。
卻在發現那些照片的時候痛哭失聲。
 
愛著,同時也傷害著。
 
 
洪仔與浩遠,
兩個息息相關被綁在一起的朋友。
 
第一次見面,拿玩具槍搶銀行。
最後一次見面,拿沒裝子彈的真槍去刺殺議員。
 
浩遠父親自殺的那幕太過驚人。
 
是不夠堅強嗎。
 
一再的被自己深愛的兒子傷害,
一再的勉強自己一再的在兒子面前武裝著,
我想,一方面是想要展現自己一家之主的威嚴,
一方面也是不想讓自己的兒子討厭自己吧。
於是盡自己所能的想要討兒子的歡心,
卻不知道這不是浩遠所想要的。
 
家人之間,
是緊緊的牽絆,
卻往往最容易傷害到對方。
 
因為知道對方一定會原諒自己,
因為知道對方一定會包容自己,
因為知道對方一定會永遠都在,
於是話說出口之前往往不會思考再三,
常常一個念頭便衝出口。
 
浩遠離開餐廳的時候,
他父親的那個表情,說明著他受到的傷害,
即使這沒有誰對誰錯。
 
他父親也只是想要浩遠過的好一點,
他父親也只是想要讓浩遠不要討厭他。
 
「我以後絕對不會跟你一樣。」
這大概是壓垮他父親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 
懊悔自責仇視憎恨,
太過聰明,看透了太多的事情。
於是選擇了變相的自殺。
 
沒有裝子彈的槍,
是多大的一個諷刺。
 
 
阿丁為何沒有阻止。
她也只是個高中生,
什麼都不知道,
只是一個單純天真的高中生。
 
自己的男朋友打來雖然察覺有異狀,
但她又能夠怎麼辦。
 
 
只能祈禱。
希望自己深愛的那個人可以平安無事。
 
 
但是這個願望卻沒有實現,
 
在他被射中之後,
警察於是包圍了整個地下錢莊。
 
許瑋甯率先衝了進去,
她所代表著的,大概是潘朵拉盒子裡最後的那個希望吧。
 

看著她直叫記者別拍了,
看著她大喊著醫護人員。
開始想哭。
 
這世界還沒有太爛,
爛到一個人都無法相信。
 
這世界還沒有太爛,
爛到連代表希望的光芒都沒有。
 
接著鏡頭帶到校園,是洪仔。
念的是法律。
 
浩遠沒有完成的夢想,
洪仔接著自己走了下去。
 
之後他們相約,
大概是要去看浩遠吧,我是這麼解讀的。
 
鏡頭帶到了每個人身上,
阿丁當成了歌手,
上了電台被訪問,
播出了那首,浩遠最喜歡的歌曲,
她在電台哭得無法自拔。
好心疼。
 
最後鏡頭停留在洪仔身上的時候,
開始掉淚。
 
浩遠伸手拉了很多人一把,
在很多人深陷黑暗的時候,
將手伸出去,
把他們拉出深淵。
 
當他身處黑暗的時候,
卻沒有一絲的光明可以穿透。
當他身陷深淵的時候,
沒有一雙手可以達到他所在的底部。
 
想得太過透徹,
於是用這種方式來對社會表達不滿與抗議,和嘲諷。
 
是悲哀,
是無奈。
 
有的時候,這世界不是對與錯那麼的簡單。
就像是最亮的光明總是伴隨著最深沉的黑暗。
 
五集,
對我來說不會太短。
恰到好處。
 
還看到很多我熟悉的演員XD,很妙。
 
我們,都有自己的一條路必須去開拓。
在路的盡頭有什麼,誰都不知道。
 
而還有什麼是還可以相信的?
 
 
 

LUNA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